Profile Photo
stay gold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嗯 也莫名想起了《情人》里的:“那时,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时更美。语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 还有《面纱》。

amoyaing:

         知乎上有个“有哪些作品表面三观极正,骨子里三观极歪”的提问很火,今天听歌忽然想起来了。觉得听得这首歌也是回答这个问题的好答案呀。哦,我在听“我是歌手”里的苏运莹的《我》

当退去光鲜外表 当我卸下睫毛膏

脱掉高跟鞋的脚 是否还能站得高

当一天掌声变少 可还有人对我笑

停下歌声和舞蹈 我是否重要

我镜子里的她 好陌生的脸颊

哪个我是真哪个是假

我用别人的爱 定义存在

怕生命空白

却忘了该不该 让梦掩盖

当年那女孩

假如你看见我

这样的我 胆怯又软弱

会闪躲 还是说 你更爱我

当一天舞台变小 还有谁把我看到

莫非是我不够好 谁会来拥抱

我镜子里的她 好陌生的脸颊

哪个我是真哪个是假

我用别人的爱 定义存在 怕生命空白

却忘了该不该 让梦掩盖 当年那女孩

假如你看见我 这样的我 胆怯又软弱

会闪躲 还是说 你更爱我

我怕没有人爱 不算存在 生命剩空白

却忘了我应该 诚实对待 当年那女孩

假如你看见我 这样的我 窝在个角落

会闪躲 还是说 你更爱我

会闪躲 还是说 你更爱我

 

       在如今风云谲诡的社会导向和舆论氛围下,泛谈”三观“正歪已经极其流行又不合时宜了,毕竟评判三观正歪的基础——普世价值已经都快无立足之地了。所以我也仅是从个人观感上来主观瞎评价下这首蔡依林12年专辑的歌。歌是好听的(毕竟是我女神Tanya作曲),然而它在讲什么?讲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时尚宠儿在突然想走自然朴素风前,向她的众裙下之臣说你们还会爱我吗?你们一定还要爱我呦,么么哒~从曲调到歌词甚至MV都在示弱扮可怜。“我用别人的爱 定义存在 怕生命空白“,这是我完全无法欣赏的个体追求。而同名的张国荣的《我》也是首很风靡的金曲,拿一块对比着看,觉得很有意思,好像冥冥之中它们就在一 一回应彼此。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止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 甚么是光明和磊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也许站在东面就注定无法体会西面的美好,喜欢做令自己愉悦的人,就无法理解渴求他人爱的急迫。特别喜欢听这首歌华晨宇的版本,当时那是他参加选秀比赛的参赛歌曲,他的声音高亢疯狂有生命力。噫,我会这么想,是不是证明至少我心还是年轻的(并不。

       还有首陈奕迅的《稳稳的幸福》也是给我这种好听又不认同的怪异感。当人需要一段感情、一位爱人、一个家庭来抵抗深夜和人生残酷的时候,我总是会不自觉的替他紧张。紧张他究竟是爱这个人还是爱爱情,抑或是两者都不爱只是绝望地在畏惧孤独。 

若要错失永不能守

得到也不代表长久

假使快乐有尽头

痛苦也未会不朽

寂寞半点假如不能承受

这生命注定过得不易

笑或泪

亦有时候

    

评论
热度(7)
  1. 暮音amoyaing 转载了此文字
    嗯 也莫名想起了《情人》里的:“那时,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